分类列表

汉朝张良

联系我们

★ 站长联系方式
★ 免费电话:400-659-6316
★ 广告合作: 18703886388
★ 友链交换:342146390
★ 传真:0371-64319128
★ 邮箱:342146390@qq.com
★ 地址:河南省巩义市紫荆北路(新市区)
★ 河南开普高中2000级8班交流QQ群:180954798 河南开普高中2000级8班交流QQ群
★ 兰州交通大学电子商务03级QQ群:180954798 兰州交通大学电子商务2003级QQ群
河南省郑州市巩义市张良

巩义挂闺女列传二

作者 A18703886388      浏览   发布时间 2018-07-20

原标题 有没有人认识这个闺女类,以后可千万小心点哦

接上篇 http://www.zhangliang8.com/zlbk/zfzt/371.html  巩义挂闺女列传

    临近宝泉,路是越来越烂。豫A、豫C、豫H、豫B 各种字母的车都来了。就关了高德,顺着车流到山上停车场了。
    下了车,当时天还有点小阴,云雾缭绕,一个个山峰像一根根哥特式几把一样插入云宵,真像是电视上那旅游宣传片一样,咱河南有这盛景,真的不容易。电视上外地那么景区,包装地怪美,其实我感觉也像老野鸡的处女膜一样,都是装类,一捅就破。小美背可能看我愣了半天,问我,哥,你个那愣啥类。
    我说,我看住这山啊,一个个层云叠雾类,真像是金庸倚天屠龙记里面武当的景象,那张三丰的三弟子俞岱岩,还有张无忌他爸张G8啥来着,我也忘了。我在想,以他两梯云纵的绝技,不知道能飞上那山巅不能?那山巅之上,层雾之中,会不会是另一番景象,弄不对有好些E罩的仙女,正给天上跳艳舞类。
    小美背说类,恁老会想类呀。西游记那时代到现在,仙女都老了,弄不对一群大妈在个跳广场舞类。

 

巩义挂闺女列传二

(宝泉风景)图片来源于网络


    小蜜蜡说类,看你那脑子,成天嫩丰富,还想叫一群人给你跳艳舞。你个这儿裸奔算了,停车场阵多女类,你领yuo舞,说不定都是跟风类。
    我说,说那是牙子。赶紧取票bou。蜜蜡去取票了,我在那停车,只留了我和小美背在停车场上。我停车水平有点不老中,还得小美背给我看住。倒、倒、倒,左转,好好好。
    下了车,只剩下我和美背了,我感觉气氛有点莫名的尴尬,比我倒车瞎还有点尴尬。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美背单独相处。突然我也有点不知道该说啥好了。毕竟蜜蜡是我们重要的纽带,我们在一块儿也没有几次,相互之间其实还是有点生的。但说实话,我蛮享受这种尴尬的感觉。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往往不要脸的时候或者强行扮演世故的时候太多了,这是尴尬和微微的欣喜恰恰是一种纯真的表现,美背比起来蜜蜡,性格上还是要羞涩一些的。
    但是一直沉默而缺少几把插入小穴那种默契也是不得劲,我还是先开口了,你和蜜蜡认识多少年了?美背听见我开口,把脸转向我,大大的眼睛盯着我,好像那日本片里女老师回答学生一样认真,俺两是发小呀。蜜蜡通好类,成天耍都带住我。
    这时尴尬和微微的欣喜恰恰是一种纯真的表现 好像那日本片里女老师回答学生一样认真(但是紧挨着就是被学生们报答,补充说明一下)
    我说,我感觉蜜蜡有点像恁姐一样,和你的关系中占所主导地位,你受支配感强一点。但是这样看起来很可爱。蜜蜡打扮类时尚女神,你偏可爱,衣服没她的洋气,也一般没她穿类贵,但是看起来也是,那种,我也说不出来,想让人从背后呵护一下的冲动。小美背有点羞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看着她的纤纤素手,我真想一把轻轻拉在手里,说实话,我更喜欢这种羞羞的女生。正好蜜蜡回来了,我们三个就准备坐小交通那上山观光车了。到那一看,那车真g8破,观光敞篷,跟那戏园子里面的马车一样,椅子的材质是塑料的,好像公园的旋转木马材质。
    我问蜜蜡说类,你说我福睿斯是几把车。那这车算啥类?蛋毛?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游客了,蛋毛两字一落地,都是扭头看我类,弄类我可不好意思。蜜蜡装不认识我,往前一登,上前面一排了,我和小美背坐她后面,最后一排,美背一上来,我就赶紧绅士地把美背右边的横铁杆勾上,恐怕她掉下来。
    这时的天气,外边正好,山里的温度看看好,车跑起来,甚至有点冷。环住山一圈一圈类,蜜蜡扭头又和我美背三人又喷起来了,有说有笑就是美。刚才和美背那种小心动小尴尬早已经烟消云散,我感觉我还是不要轻易动情为好,如果小美背的裙子被风吹开,露出了小内裤,小内裤又被风兜起一个包,而我因为不小心巅玻的原因不小心又把手指头滑了进去,在那种情况下,如果咱两还能有说有笑的话,我想我大概就真正学到了李哥的一成定力。
    可惜我不是,几把成天不咋硬,心脏还好乱跳,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心动过速类毛病,莫非我心中也藏着一个娇羞类小少女?不行,我类脸皮得厚起来。
    下了车,沿住一ke台一ke台类就下了一个瓷砖斜坡上,斜坡右边是石拦。石栏下面是一河水,好多水摩托上骑手在后面拥住前面的乘客在水上浪摆,蹿出G8看住也是通兴类。
    大部分坐类都是女的,少数男类。后面骑手都是带把类。尤其那前面是女乘客类,那后面骑手屁股一扭一扭,摩托艇也是一甩一甩,我不禁想到了欧美那片里,男女对女主用粗大的神棍往女主那脸上左一甩右一打,乘客纷纷享受无比,尖叫连连,仿佛在等待着下一次抽打。
    我对蜜蜡说,**,开这真爽啊,就是肾得好。光给那后面一磨一磨都受不了。蜜蜡说,我也想下去玩类,你去不去?我说,我不去,几把一会儿给我chuo透气了。蜜蜡又喊住小美背,问她去不去。美背也不着害怕,也不着是听了我类话,个那摇头类。蜜蜡说,放心吧,美背,通chuo不穿类,人家穿着那种蓝色通求大类安全裤头类。小美背说,呀,看你说那都是啥。我是老害怕。蜜蜡说,好吧,我自己去,恁两个这玩吧。
    我对蜜蜡说,几吧,开这真爽啊,就是肾得好。我感觉我还是不要轻易动情为好,如果小美背的牛仔短裤被风吹开,露出了小内裤,小内裤又被风兜起一个包。我想我大概就真正学到了伙计李哥的一成定力。又是留下了我两独处。不过这回我刚才想过脸皮要Hou了。
    她本身就好羞,我再不圌厚脸点,一会儿羞类我去泰国做yuo首术算了,回来大家都是姐妹,就不尴尬了。想到这,我决定说话的方式尽量放松点,我问美背,你咋不去浪lang类?美背说,我老害怕。我说,主要我是不会骑,我要会骑些,你个前面,我给后面给你固订住。
    小圌美背听了咯滴滴笑开了,也不回话。我说,怕求啥类,咱这安全木昆通结实类,180码也不会断,你放心清坐了。小圌美背说,你去考摩托艇驾照吧,问人家景区要你不要。你有这孙悟空类本事,人家景区肯定优先录用。我说类,咱不是想着专人专木昆嘛,这都是专门给恁两准备类,万一碰见yuo大妈,几吧弄卜美不好掉河里了,还额我类。
    小美背笑类更开心了,终于我两之间经过这种话题的薰陶,慢慢类也变类更加像文化人了。毕竟文化人相处起来,才能更加文明和开放,才会有更多话题。蜜蜡在水里浪里白条,尖叫连连,后面的骑手估计是看蜜蜡漂亮,加倍的卖弄,那旋转类跟陀螺样类,浪几把打类有2米高。
    一会儿蜜蜡腿上可跐湿了。骑手使着劲往蜜蜡身上压,玩了有20分钟,也不知道是蜜蜡压类腰疼,也不知道是骑手磨射了。摩托艇停下来了,我去伸手接她。看见骑手那防水裤磨类明几喽喽类,**,感觉一种白菜叫猪拱了的感觉,真几把有点想恼。但是出来玩类,咱不能破坏气氛,毕竟不是咱老婆,就继续往前走了。看见骑手那防水裤磨类明几喽喽类,几吧,感觉一种白菜叫猪拱了的感觉
    往前走了一会,到了一个水上亭子和长廊,感觉也怪有趣。长廊下面的水在缝中奔涌出来,呲出一朵朵浪花。看到卖小抽水枪,就像文化广场小孩经常玩的那种,跟一根棍子比较像。买了两根,我一根,她两一根。我拿着枪往她们腿上裙子呲了几下,蜜蜡清凉的淡青裙摆浸湿了几分,透明度也有所增加,雪白的小腿若隐若现,看住都忍不住让人想变一条发情的小狗。而美背穿着是一条抖音风小短裤,中间齐到两腿抛物线的顶点,而短裤两边下摆则略向上提。今年流行这种风格,这样的话,好像能露出大约七分之一的美臀吧。
    也算是网上一种新鲜的露肉尝试,毕竟往年那些酥胸微露、露背肌白都已经显得有点缺乏新意了。所以今年可能那些女神在臀上决定作点文章。密蜡是连衣裙,酥胸半露,整体淡青色。美背是一件微蓝的吊带薄衣,以她近C的傲人身材,就更不用多说了,简直就是呼之欲出。
    俺三相互追逐呲水,我当然是想看湿身大戏,但是也不敢多有造次,毕竟这是景区,一会要是呲类跟下雨类一样的程度,那看住真给那李丽珍差不多了,给人家弄操气了也不美,捡那不太重要的地方呲两下妥了。她两对我就无所顾忌了,好在我闪现功底不赖。饶是这样,就那给我呲类也是五迷三道类。
    水枪耍了,拿了一会儿,觉类老累缀,就送给一个小男孩了。再往前面走走,那是一条类似于后寺河里面的路,但是不是铺装路面,是石头路面,然后左边也是比较深的沟,沟近处是一堆乱石。沟边一点防护措施也没有。我有点兴奋起来,像是谈恋爱的感觉,而且还是和两个女类谈恋爱,有点得蹦得蹦类。
    仿佛上高中那种篮球男孩的感觉又回来了。看好,沟边沿伸出一棵小树,小树叉出来两个枝干,那个分叉点离沟边沿约摸有1米多左右。我也是而帅的心理,转头面向她两,右边抬高与水平平行,身体右倾旋转,右边一脚刚好踩在了那个分叉的地方。然后身子向右一扭,两手一抓两个枝干,一借力,整个人都到了小树上边。我在树上站着,给她两吹口哨类。把几个行人也吸引地扭头看我。也不知道人家咋想我,觉得我灵活,还得觉得一个三十类男人玩这像个**。她两走到我跟前,我说嫩两往后退退,叫我荡回去,因为往照原来那个方法回去已经不可能了。
    我脚站在一支上,双手捞住一根横叉,准备往回荡回去。但是那根分枝上的横叉不是太粗,约摸有我小臂最细处一样,我甩一甩,还觉得有点晃。于是我也没敢多用劲,怕给荡折了,掉到下面六七米深的大乱石堆处。我真有点后悔,不该装这逼,好上不好回去。但是我也不能不回去啊。再说我都说了让美女们让让了。于是我使出不大不小的力道荡了一下,刚好右脚整个2/3个面到边沿上,但是左脚却没落到沿上,正好踢到沿边下一厘米处,她两见我左脚没吃住地面,但是尖叫一下,我也以为我**失败,要和姑娘们永别了。
    我都以为我要后倾掉下去的时候,身子正好借力扭了一下腰,左脚奇迹般地又上来了。赶紧往前探了几步,其实脸色有点白,但究竟是上来了,不想在美女面前表现地懦弱。马上转了一下脸色,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唉呀,成天不锻炼,这身体可真是老了,不比年轻时候了。小蜜蜡赶紧抱住了我,说,吓死我了,我想着你要掉下去了。以后可不敢逞能了。美背也是神色关切,掏出湿巾,给我拭了拭额上剧烈运动的汗。
    我突然一下子感觉好幸福,感觉一切都值了。有那么一瞬间,竟然有点感动起来。人的生命真的是脆弱的,生离死别往往在一瞬之间,即使我掉下去摔死了,除却蜜蜡和美背的关切,老婆会不会是最痛心疾首的,孩子还年幼,懵懂无知,会不会不知道爸爸摔死对她意味着什么呢?如果老婆知道我是和美女们外出而意外身亡,是首先会愤怒,还是会心痛,抑或是愤而悲,痛而泣,泣而谅,谅而无奈呢?一下子,一些哲学和生死的问题涌上心头。我仿佛在那一瞬间有点缺席一样。
    她两见我左脚没吃住地面,但是尖叫一下,我也以为我装比失败,要和姑娘们永别了。也不知道人家咋想我,觉得我灵活,还得觉得一个三十类男人玩这像个ShaaB。耍帅的心理
    或者被周边的人知道了,终究会落下骂名,这样的男人摔死活该吧。那会心情真的是有点复杂。不过没一会儿,蜜蜡把我从缺席中拉了回来。前面有个石头跳跳桥,我们三个蹦蹦达达的就过去了对岸。再走一会,买了几瓶可乐,喝了下去,瞬间感觉体内又恢复了元气。
    前面不远处,有一处小台阶,台阶下去,是一个个石头圆盘,石头圆盘错落排序,直伸到了对岸,水流从石头圆盘上奔涌而去,千钧一发,水势奇急,圆盘下面是一个大断层,好像一个2米高的小坝,形成一个小瀑布,但是水流很大,圆盘上的瀑布起始处像一头头发情的小公牛,仿佛稍不留神就能把圆盘上的人给冲撞下去,也好像是为了行人安全,圆盘边沿插了一些竖杆,饶是这样,下面的男人也是紧紧抓杆前行,女人则紧紧抓住男人的身体。
    下面是突兀的一些大石群,水从大石上或石间撺掇而过,激起重重巨浪。我小时候有过河道发水时,曾经妄想打着一把伞来个水上漂,从河这边10秒内飞到河那边,结果奔到河中间,脚下一划,整个人都被急流带到河中间一个2米高的沟里,我在水底水裹着我往前走,就像是坐在汽车驾照室内的姿势,但是整个车都是透明的。
   好在我稍一见底,就赶紧翻了个身,把伞狠狠插在河底的碎石上,摒着气,一步步从小斜坡上爬回去了,在水面露了头,我小伙伴还以为我让水冲跑了。那个时候的我根本不会游泳,而到现在还是这样,我仍然不会游泳。只是我从小有鼻炎,所以受惯了呼吸不足的困扰,闭气时间比一般人要长许多,最长能在水下待过2分50秒再换气。但2分50秒是静止的,那次从水下爬上来,气用的要快得多,只是求生的本能把我带了上来。
   这时,我看到那急浪奔涌,不禁想起了小时候的经历,稍微有一点点怯怯的,真害怕那些在水中大胆来去的男女一下子让水冲跑了,感觉宝泉整个景区真的安全上还算是有点险的,也可能这样更刺激吧。小蜜蜡没注意到我的异常,在台阶边的平台上背对急流,让美背给她来一张美美的照片。蜜蜡舒展平伸了双肩,仿佛是一个拥抱的起手式。脸和腰往后微仰,真的是说不出的可爱美丽。
    我小时候有次河道发水时。舒展平伸了双臂.
    我感觉蜜蜡是喜欢冒险类人,对蜜蜡说,看着怪险类,怎么样,要不要下去玩玩。蜜蜡摇摇头说,就是,我看住也怪吓人。可是小美背却意外地想趟一趟,这是我没想到的。在我眼中,她的胆有点小,估摸住是可能是她童心突起,感觉人家玩住可好玩吧。生活也是这样,有时候越是看住些胆小类人,有时候真可能让人出其不意的大胆。
    我是属于那么胆不算小,但是还算勉强谨慎的人,我感觉有点风险,以这样的水流,像俺两这样的旱鸭子,如果冲下去,绝对不可能生还。但是美背要玩,我绝对不可能去扰人雅兴,只要谨慎点,应该没事。蜜蜡说类,水老大,赶紧让护花使者护住你,恁嫩轻,冲跑可去求了。
    美背听了点点头,主动把手伸了出来,我看住她温润如玉的小手,真是像件艺术品一样,轻轻地接了过来。两指一碰,我瞬间过电了一样,那股电流一下子从她指尖流向了我的左心室,瞬间有一点悸动。不似**一硬那么悸动,而真的找到了日本作家树上春树“梅雨青杏、树下初人”的感觉,那种悸动、淳美绝对不能用国内三毛、毕淑敏等二流作家形容的那种“豆蔻芳华”来形容。
    就好像一位享受生活的如张恨水笔下的金粉世家雨后的冷清秋一样但稍微不那么冰冷又她得到了少爷倾心时那么喜悦的美女,在周末,走进一家熟悉的咖啡厅,点了一杯最喜欢的甜品,吃到嘴里的第一口感觉。那就是是我当时的悸动和暗自欣喜。我知道美背绝对不可能像蜜蜡一样,张嘴成诗、腹自成华。
    但是美背的那种青涩和可爱,真的是说不出的让人期待,那是一种与几把无关的、至少在那一刻也几把无关的感觉,至少那一刻对她的期待,不是在背后拍着她的屁股,边插边浪边淫湿,而是宁静地坐在草地上,把她抱在怀里,共同读一本书。
    不似几吧一硬那么悸动.不似几吧一硬那种悸动* (不是那么.那是一种与几把无关的、至少在那一刻与几把无关的感觉
    我和美背下去了台阶,我穿的还是运动鞋,美背穿的高跟鞋,她走路有点不稳,使劲抓着我的手,但则有点担心,用力爬着栏杆,仿佛那栏杆就是一个坚固的***一样,像我的一样坚固,承载着我两的生命。美背的高跟鞋而一入水,一股冰凉刺透她的脚心,显然让她打了个冷激灵。
    她啊了一声,有点不稳,我赶紧手上持劲,hold住了她。但是眼看这样,圆盘中间还有孔孔,好像是一个磨盘一样。她如果后脚跟扎到了孔里,眼前要晃一大下。我赶紧左手揽住她的腰,右肩在边沿的***们上持劲,就这样一根一根地左手揽着她的腰艰难地到了对岸,就是这样短短的八米宽水,俺两过了有5分钟,因为我真的想多揽一会。在对面休息了一分钟,又返程了,已经有了一次经验,回去的时候我就没那么紧张了。
    右手就抱地更紧一些。快到刚下去的台阶底的时候,我趁着这个绝佳的机会,把手伸进了她小短裤露出的七分之一的臀部上,轻轻地摸了一把,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拍了拍我的手,我又在她抬腿上台阶的时候,往另一边美臀上又轻轻捏了一下。我们两上去后,蜜蜡说,我给你们两录了段像。我和美背一看,相互搀扶着,还真是有相亲相爱、相濡以沫那种感觉类。
    坚固的大几吧一样,像我的一样坚固.我赶紧左手揽住她的腰,右肩在边沿的大几吧们上持劲.
    那相濡以沫的感觉还真是有点子浪漫类。上来后,俺三又经过一个卖水卖玩具的地方,斗了点饮料,就是老渴。又经过一个小纸风车铺成的小纸道。感觉真是怪美气类。大老远看见一汪数十米高的瀑布,隐隐还有水声,俺就被吸引过去了。那头倒是很偏僻,中间还碰到一个马蜂,给她两吓地不像,我拾起一个棍就把空中的马蜂kuo死了。
    然后不断挥舞着棍子,在前面开路。走近跟前,抬头一看,那山崖几十米高,一席瀑布看起来像是落九天一样,挥洒而下,真是像水席洞一般,大老远那水雾就像市区类洒水雾车一样让人凉快,区别就是这是纯天然类。我说,美背,你会打水漂不会。美背说类,我不会呀。
    我说,我教你啊,其实可简单。我就在地上捡了一起片状的石头,放在美背手里,拨弄着她的指头。我说,就是这样把石片放在大指和中指间,食指猛地一拨边缘,往前一送,就能漂几下类。我在背后抱着美背,说实话,美背前面都已经相当不赖了,背更诱人,比蜜蜡还让人着迷。
    我大几吧紧贴住美背屁股,扶她弯下了腰,右手把玩着她的手,教她扔出来的姿势。我跟她说,要弯下腰,石片飞出去的时候才能尽量与水面平行,才能飞地更远。美背可能是从来没玩过这个,觉得很有意思。一直认真类练习。蜜蜡就反应平平。我跟美背说类,我和蜜蜡去来时那点叉路转转哦。
    右边不是来这瀑布类,左边是几十层石阶。然后我就拉着小蜜蜡走开了,这景区里到处可见三三两两的人。找个僻静的地方还真不容易,一直少个独处的机会。然后我和蜜蜡走到了石阶下面。
    那石阶也是有点险,左侧依山而叠,右边就是一个断崖式立面结构。石阶窄而陡,一不小心还掉下去类。石阶立面右侧近处是一个能歇脚的石头,远处是一片相对静的水面。我和蜜蜡上到台阶高处,左侧是通往群山,右侧是一个临崖的大平石。我和蜜蜡坐在了平台上,面向平静水面和断崖的方向。
    此处高处没见有人。我和蜜蜡并肩坐于石上。我的手就不老实起来,伸向了她的青裙下摆,往上一捞,手就摸向了她的小内裤,隔着内裤在好东西上面揉了起来。蜜蜡顿时神情也开始有点恍忽,还真包说,山顶之上,冒着随时有人来往的风险,背对背后可能出现的行人尽量揉搓好东西,还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我是越揉越起劲,蜜蜡也是慢慢类目光迷离,有点舒爽了。过了一会儿,真从群山处窜出一对学生情侣,学生我也不怕,更加地大胆,手上加了力气,反正也背对着他们。直揉地蜜蜡心神荡漾,想叫而不能叫。揉了好一会儿,蜜蜡也是微喘虚虚,突然最后“嗨”地一声脆响,给蜜蜡的花心吓地一ge战。
    扭头一看,是美背笑俨俨地模样,美背笑喜喜类说,你们在偷偷做啥坏事啊。我说,啥坏事啊,明明是好事,都快给恁姐揉高朝了,你几吧猛类一下,吓死她吧。蜜蜡有点娇羞,虽然平时在美背面前还挺放开的,这会毕竟也有点不好意思.背后 嗨 的一声脆响.
    我说类,呀,美背,你这一吓,给我吓类也是光想尿,本来喝类水就多。蜜蜡说类,想尿就尿呗,站在山顶上请尿了。还给那大姑娘样类,寻厕所类?我说类,刚才就过去一对学生情侣,一会再蹦出来一群,给我吓洋委吧。蜜蜡说类,除了学生还有你这野战家,谁没事往这高处来类,爬ke台死死人类求子。我说,好,我给你表现个绝技。蜜蜡说类,啥绝技?我说类,我管尿四五米远类,正好浇到下面的水面上。
    蜜蜡说,你吹牛必吧,网上都说年少逆风尿三丈,如今顺风尿湿鞋。你中不中呀。我说,咋不中呀。俺上小学类时候,一群男生都比谁尿类远,我都管沿住厕所的隔墙尿到女厕类。蜜蜡说,你真不要脸。我边说又边掏出了那儿话儿,还是对着美背的面掏的,羞地美背把脸一扭。
    蜜蜡说类,美背,别扭看看恁哥是不是吹牛必类。美背这一扭,搞类我有点不好意思,硬绑绑类,半天尿不出。蜜蜡说类,你中不中呀,不中就别玩势儿了,赶紧弄弄下去吧。一心想表现类我尿睛不看她两,脑海中浮现出了高山流水的画面,等了十来秒,终于平复许多,回忆起小时候的技巧,就像家里自来水管捏住管子洗车一样,真的一汪清水越过大石,飞向了那平静的水面,形成了优雅的抛物线。
    得意洋洋类我问她两,仿佛像是刚双飞了把她两都玩趴下一样:怎么样,牛不牛必?蜜蜡不屑一顾类说,这算啥呀,谁上小学没玩过,姐给你表演个多年没拿出来过类本事。说完,小蜜蜡也是裙摆往上一liao,内裤往下一去到膝,我和美背看类目瞪口呆。我鸡动类呀,我说蜜蜡这是啥意思,这就要荒山野战类,**我的钱终于花类值了。
    再一看,小蜜蜡的手正按在她的好东西上。**呀,靠靠靠,还得提前表演自莫类,今个艳福不浅呀。但接下来一秒,让我更惊诧的事情出现了。蜜蜡竟然立着尿了起来,一波碧水顺风直下,飞向了台阶立面下面的行人休息石上。蜜蜡充满了得意,又有几分不屑。
    突然下面传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操T妈呀,哪个傻必个高处尿类,妈了必给我烟都此灭了。蜜蜡一听,吓类手一松,内裤尿湿了都顾不住,赶紧收拾好裙摆。过了几十秒,那中年人男人大步流星可爬上来了,光头上面还有水液。见住俺三,气势凶凶类问我,刚才是你了不是?
    我故作镇定,我都成年人,我会办这事?刚才是yuo**初中孩子弄类,往那边走了。我指了指群山方向,那男人可大步往那跑去了。小美背见大叔一走,吐舌扮了个鬼脸,俺三个可赶紧下去了,**,真险。
    我糙.yuo 傻必初中孩子弄类.一心想表现类我眼睛不看她两.对不起大家,这段有点太俗了。如果觉得不适恶心,请告诉我,我整改。我保证以后不会出现比这段更俗的事了。


本文转载自巩义贴吧,帐号 361955710 发布,如有问题与本站无关!

 



本文标题:巩义挂闺女列传二
转载说明:转载请说明出自张良计网站,更多张良和范增故事请访问http://www.zhangliang8.com/gjzl/


上一篇: [子房杂谈]
下一篇: 巩义挂闺女列传

张良 站长简介 古今张良 张良百科 图片赏析 域名空间服务 在线留言 关于本站 电脑技巧 论坛
版权:张良 邮箱:342146390@qq.com
地址:河南省巩义市紫荆北路 邮编:451261 本站网址:http://www.zhangliang8.com/